OUR LEGEND
關於亞伯樂

THE LEGEND 亞伯樂的傳奇故事

應歸功於水源?大地的贈與?

還是來自時間的禮讚?


亞伯樂 (Aberlour) 單一麥芽威士忌恰如其名,在蓋爾語的意思是「潺潺小溪之口」,山澗溪流成了亞伯樂傳奇的一部分,隨著瀑布順流而下,穿過森林和茂密的峽谷,淙淙的水聲就像絮絮私語聲,勞爾河 (River Lour) 溪水流經蒸餾廠,在亞伯樂與斯佩河 (River Spey) 匯合。

潺潺小溪之口

自石器時代以來,兩河匯集處吸引了人類群居。此秘境的獨特之處可追溯至千年之前,自古以來人們便相信此河水具療癒性,古老的凱爾特德魯伊教團是最早引用河水釀酒的民族,並將其拿來當成亞伯樂一帶醫院用的酏劑。而祭拜大自然的先民們則是在聽到了河口發出的怒吼後,為了與靈界溝通,在仙女山 (Fairy Hill) 上蓋了一座祭壇,坐落於現今蒸餾廠的後方,為此地增添一層神秘面紗。

接下來在六世紀,勞爾河 (River Lour) 則因其他原因而備受景仰。根據歷史記載,有位名為卓斯敦 (Drostán)的王子與隨從們遠渡重洋來到了蘇格蘭高地,旨在對凱爾特民族傳遞基督的福音。他是一名相當具有影響力的傳教士,後來也因為他救贖了無數靈魂而被追封為聖人。

聖卓斯敦洗禮堂雕刻花崗石門楣

不過當年聖卓斯敦洗禮堂的確切位置已不可考,但在村莊裡所發現的雕刻花崗石門楣證實了那口聖井曾經存在過,水道的遷徙果然神秘而難以預測。

事實上,亞伯樂的泉水一直都享譽盛名。隨著落在斯佩河床邊本林尼斯 (Ben Rinnes)山脈的降雨,水流經粉紅色花崗岩,一路滑下緩坡,形成了晶瑩剔透、純淨、無暇又質地柔順的清泉,這也是亞伯樂單一麥芽威士忌口感得以獨到之處。

十九世紀,詹姆士佛萊明 (James Fleming) 是提供當地蒸餾廠穀物的農夫後代。在佛萊明耳裡聽到的滔滔水聲,代表了另一件事:這純淨天然的泉水,可望讓製造斯佩賽最精緻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夢想有機會成真,於是他開始打造心中所謂「完美的蒸餾廠雛型」。身為敢於冒險的現代主義者,佛萊明不但砸下重金且事必躬親,確保每一個設計環節與建築細節都至臻完美。令人嘖嘖稱奇的是這座蒸餾廠竟是靠水車而非使用蒸氣,水車的動能完全來自勞爾河口,這神奇的設計至今仍讓不少亞伯樂居民津津樂道。

詹姆士佛萊明

LET THE DEED SHOW

口感絕佳 行動勝於一切


佛萊明並沒有大肆宣傳吹捧新蒸餾廠所出產的亞伯樂單一麥芽威士忌,相反的,他努力傳承來自祖先的家訓,謹遵「行動勝過一切 (Let the deed show) 」的信念,一切喝了就知道,杯中的金黃色威士忌酒液,就是亞伯樂釀酒師們的最佳代言。

佛萊明相當有智慧。他深深了解雖然威士忌的秘密來自純淨的泉水,但其品質卻操之在亞伯樂釀酒師傅手中,於是他決定提升師傅們的生活品質,這在當時是相當罕見之舉,佛萊明是打從心底真正的關心。佛萊明在社區中也相當活躍,不但蓋了鎮上的議事堂,還出資興建了村莊的醫院。

當佛萊明發現斯佩河上的渡輪竟奪走那麼多條年輕的生命,便義不容辭地拿退休金出來造橋,這座橋也就是後來的佩妮橋 (Penny Brige) 。然而佛萊明卻沒有留下任何照片,只有亞伯樂酒瓶底部還保留著那句經典:行動勝於一切…

佛萊明的風範至今仍舊令人印象深刻。過去村莊裡有間相當具實驗性的學校,舊址便是現今的亞伯樂主屋。入口處有句話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賦予您超乎想像的體驗 (There is more in you than you think)」。

蒸餾廠內是智慧與技術的結合,伴隨著多年的經驗與傳承,例如現行販售中的 18 年威士忌-當年將原酒放置到酒桶內等待熟成的老師傅們至今仍在酒廠服務,同樣的一批亞伯樂蒸餾廠裡的釀酒師們,在過去也曾對著正在橡木桶中成熟的酒液吹奏風笛。

如同亞伯樂泉水流經花崗岩的旅程一般,在這過程中,隨著發酵與成熟的階段不同,不時會有新的感受加入。大麥的香氣在杯中擴散時呈現了渾然不同的風味,新的口感隨著發酵過程與兩次的蒸餾愈發彰顯。連人工親自篩選的橡木桶都有它們的故事:之前釀造波本酒 (Bourbon) 的橡木桶帶著甜甜的香草味;而歐羅洛索雪莉桶 (Oloroso Sherry) 則是帶出濃郁、辛香又豐潤的水果味,同時也讓酒體色澤加深。將來自兩種木桶的原酒調和得恰到好處,便是威士忌釀酒師的技藝所在,呈現出令人難忘的單一麥芽口感。

當然潺潺流水是不會說話的,泉水唯一能夠治癒的是口渴。但從亞伯樂的角度來看,最終的結果便是集上述傳奇故事之大成,讓這單一麥芽威士忌呈現豐富的層次,穩重有深度又充滿風情。無論是與朋友小聚或是閒話家常,許多故事便在亞伯樂的陪伴中分享開來,現在世界各地都能享受到它的好滋味。

亞伯樂單一麥芽威士忌

THE ANCIENT DRUIDS AND THE CULT

古老祭司與凱爾特民族

每一個品牌背後都有個故事 - 亞伯樂的故事尤其引人入勝


當初是如何發現到勞爾河至今仍是個謎,但古老的前基督凱爾特民族與其新石器時代的先民們在當時就被這條河所吸引,它純淨、清甜且水質柔軟,泡沫豐沛,一路沿著本林尼斯山緩坡往下流,再往下奔騰,成為水流淙淙的山澗,凱爾特民族稱之為勞爾 (Lour),在蓋爾語的意思是「喋喋不休」之意。

它之所以被如此生出,是因為河口處所發出的聲響,從瀑布急速流下的水聲,穿過茂密的峽谷,與斯佩河匯合,成為:「潺潺小溪之口」。

勞爾河

事實上,凱爾特祭司們認為河水真的會講話。身為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祭拜者,他們相信河口所發出的聲響,帶來的智慧的話語,因此他們蓋了祭壇,目的就是為了促進與神靈的溝通,祭壇地點就是現在的亞伯樂蒸餾廠,它另外一個響亮的別名是仙女山 (Fairy Hill)。

祭司們賦予這泉水更高的重要性,他們相信河水具有療癒力,因此將其與附近所設的醫院結合,後來這地點變成了一個聖地。凱爾特人應該是第一個拿這泉水來蒸餾酒的民族,以此當成醫院的酏劑和藥用甘露。

對凱爾特民族來說,亞伯樂的意義非凡,因為它所代表是知識、健康與權貴的秘密。

凱爾特祭司應是第一個引用這泉水來蒸餾酒的民族,以此當成醫院的酏劑和藥用甘露。

THE MIDDLE AGES SAINT DROSTÁN

中世紀聖卓斯敦

每一個品牌背後都有個故事 - 亞伯樂的故事尤其引人入勝


多年來飽受氣候侵蝕的花崗岩門楣,由亞伯樂蒸餾廠的後代仔細地保存,上頭刻著神祕的天然泉水之名:聖卓斯敦古井 (St. Dunstan's Well)。雖然許多人曾致力追溯,但其源頭如今已不可考。

我們僅知道在六世紀左右,一群被稱為「聖哥倫比亞弟兄」的傳教士途經斯佩河流域。從史書上我們知道聖卓斯敦 (Saint Drostán) 是帝米提亞 (Demetia) 國王之子。這位勇敢的佈道者最後被冊封為聖人,而他對於基督教的貢獻,在蘇格蘭東北一帶至今仍廣為流傳。

與凱爾特教徒們相比,聖卓斯敦與其他傳教士們雖然也認為河水相當神聖,但他們卻沒有用來治療教徒的身體,反而是透過受洗來洗淨教徒的靈魂。

斯佩河

或許就是在這裡,也就是亞伯樂蒸餾廠的現址,當地人們受邀加入新的宗教,並在此用勞爾河的冷泉洗滌靈魂。

如果上述故事與史實符合,那麼亞伯樂所代表的背後意義,則除了希望,還包括救贖和重生。它不僅延續了古老祭司們的力量,也傳遞了來自泉口源源不斷的豐沛水源與新思維。

聖卓斯敦與其他傳教士們視河水為神聖之水,並用其來為教徒受洗、洗淨靈魂。

THE 19TH CENTURY JAMES FLEMING

十九世紀創始者詹姆士佛萊明

每一個品牌背後都有個故事 - 亞伯樂的故事尤其引人入勝


身為長期供應當地酒廠穀物的農夫之子,詹姆士佛萊明,對他來說,亞伯樂河水隱含著另一個秘密,河水在流經本林尼斯花崗岩後變得細緻而柔軟,佛萊明認為這樣的水質相當完美,很適合用來打造他的夢想:創造出斯佩河流域最精緻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在打造心目中完美的蒸餾廠時,佛萊明投入大量資金與心力,親自監督每個細節。水源方面更是如此,勞爾河由其功不可沒,因為蒸餾廠的動能完全來自佛萊明所建構的水車,一直到一九六零年代才功成身退。

亞伯樂酒廠

佛萊明是一位謙遜的實業家,他和亞伯樂酒廠所秉持的家訓,可追溯至羅伯特一世 (Robert de Bruce) 年代:「行動勝於一切」,讓亞伯樂成為自己的最佳代言。

佛萊明不只慷慨投入資金,他也是位大度之士,為亞伯樂小鎮快速興起的繁榮立下根基。他同時也是位慈善家,不僅捐錢蓋了鎮上的議會和村莊裡的醫院,同時也拿錢出來造橋,取代冒著風險橫跨斯佩河的渡輪。

潺潺小溪的源頭讓佛萊明的人生從此意義非凡,他也將這樣的贈與回饋給那些幫助他完成夢想的人。這一切的確是不言而喻…

勞爾河由其功不可沒,蒸餾廠的動能完全來自佛萊明所建構的水車

ABERLOUR TODAY

今日的亞伯樂

每一個品牌背後都有個故事 - 亞伯樂的故事尤其引人入勝


我們聽過對植物或牛隻播放音樂,但沒有人會像亞伯樂的蒸餾廠經理們一樣,在等待像木桶熟成的期間,對著這些木桶吹奏風笛。

亞伯樂所培育出來的人才各個都十分優秀且眼光長遠。現任威士忌釀酒師和他的團隊就是這樣的人,他們當年所封入桶內的酒體,蘊含在現在的十八年經典產品,這就是延續的力量。直到今天,他們都還記得當年老闆在巡廠時,總會將當天新釀的威士忌發給廠內員工人手一杯,一天三次。

A'bunadh 原酒威士忌

在蒸餾廠內所發出的聲響不絕於耳,從製桶室發出的聲響有:手推車的唧唧嘎響和鐵鎚敲打新桶的咚咚聲響,糖化室則傳出鞋跟踏在石板上的聲音和鐵撬刮到地面的聲響,整個蒸餾廠更是充斥著輸送帶的轉動聲,這些都是來自水車的動能。

現在蒸餾廠的聲響已降低很多,雖然廠內已採用現代技術,但過往的榮耀仍常存人心。當新酒廠在一九七五年因大火過後、重新興建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時空膠囊–一瓶在一八九八年埋入的亞伯樂威士忌。老師傅們為了將此風味重現,完全採用傳統技法,不加一滴水,存放在手工篩選的歐羅洛索雪莉桶 (Oloroso) 中熟成,因而帶出濃郁、辛香又豐潤的水果味,同時也讓酒體色澤加深,釀成了一批以不同批次編號的亞伯樂 A'bunadh 原酒威士忌,A'bunadh 在蓋爾語的意思為「原始風貌」。

亞伯樂重視知識與經驗的傳承,同時也師法自然,主動積極,崇尚技術,關心環境。這樣的精神不只是在鎮上,也同時遠播到世界各地,宣揚亞伯樂的宏觀與大器。

現在在亞伯樂服務的釀酒師及其團隊仍舊傳承著十八年前將原酒放入酒桶的老師傅們的精神